沉沦生✨楚鹤

生通性。在下楚姑娘。

康丹.瞎鸡儿乱写没有名字

入坑这么久了一直吸别的太太,
快开学了来开这么一章
私设,欧欧西属于我

——

当仿生人与人类拥有某种意义上权利平等,便等同于拥有了公民身份,居住权,拥有了人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性爱,仁慈,自责,内疚等人类的内心活动。
之前生产的仿生人以及部分能重启的异常仿生人都得到了应有的升级与修复,丹尼尔和康纳似乎也不例外。
因为丹尼尔是汉克 安德森的物证,也同样属于安德森副队长的搭档康纳,之前的物证被修复的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只是丹尼尔因为蓄意枪杀约翰菲利普斯而被菲利普斯太太拒绝带走,便一直滞留在警局,按照警局惯例,作为证物的仿生人被修复有权决定自己未来的岗位,但丹尼尔自被修复后边呆呆的坐在房间中央的椅子上。
“God damn it,仿生人是真的不闲无聊!他居然在这儿坐了三天,你也是,康纳,什么都没说!”
汉克坐在反向玻璃外的椅子上,抬手便打翻了一个纸杯宣泄这不满。
“lieutenant,我认为我可以和他谈谈”
康纳这句话似乎是在脑子里走了很多遍才出现的,他微微抿了抿唇看向一旁的汉克。
“天啊,你终于说了句该说的!快去,小子,我可不想明天继续守着他!”
汉克似乎也感觉到了康纳语气中的一丝疑虑也知道康纳和里面那个金发安卓的恩怨,便关了录音与摄影,起身走向了门。

康纳通过了掌纹识别,走到丹尼尔身前的椅子边上,问了一句
“我可以坐这儿吗?”
丹尼尔抬头便瞅见了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喜欢的脸,也似不耐烦一样的扭过头,也不做声只是点了头。
康纳挪动椅子到和那人面对面的角度后坐下。
“你…”
门关上的声音响起,几乎同时丹尼尔就一把扯过康纳的衣领摁在了地上暴怒的状态使得丹尼尔的LED一直呈现红色以及康纳眼中的丹尼尔,压力值居高不下和信任的低迷。
“你骗了我!康纳!你杀了我!我,只是,想和人类做更好的朋友!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可是,你却骗了我!!”
丹尼尔朝着康纳怒吼这还好警局隔音一向不差,要不然汉克就要进来骂人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丹尼尔,那时我…恩!”
康纳的话还未曾说完就被丹尼尔一拳给锤到了脸颊上。
“我不懂!我曾经如此的信任你,你却背叛我,欺骗我!!”
“我保证,丹尼尔,我不会在欺骗你了,如果你不信,枪就在我身上你随时可以击毙我。”
丹尼尔看向康纳外套内侧的枪套,一气之下便拿了出来抵住了康纳的额头,准备扣动扳机时,一瞬间他的脑内突然显现出来约翰菲利普斯死亡的场景,一种莫名的害怕缠绕在他的心中
“不,康纳,我不能,我不想在射击任何人”
康纳在这一瞬间看见了丹尼尔的压力值突然的下降,LED也由红转蓝,而丹尼尔则是把枪摔到一边一下子坐到了康纳脚边。而康纳则起身把丹尼尔拉了起来送到一旁的单人床上坐下
“你原本可以进入我的系统,控制我的行为,你为什么不那么做,康纳?”
丹尼尔坐在康纳身旁,手肘撑着膝盖,像是自责一样的姿势。
“因为我认为我得做点什么补偿你,你的死亡和我有关系。”
康纳安抚似的拍了拍丹尼尔,这一套是从汉克哪儿学来的安慰别人似乎效果更好,但这一套似乎丹尼尔也很适应。康纳起身去捡起枪,看向丹尼尔时,压力值上升的有一些明显,顺着丹尼尔的目光看向了自己手中的枪便道
“all right我不会在拿它了。”
便打开门将手枪给丢出门外,在回坐到丹尼尔身边侧头问道
“你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丹尼尔不解道
“什么意思?”
康纳指了指丹尼尔说
“你是作为证物来到警局的,但你的前任雇主菲利普
斯太太拒绝带你回家,所以去留,去哪儿决定权在你手中。”
“我,我不知道,我似乎没什么地方想去的。”
丹尼尔略微有些困扰的样子,康纳则开口说道。
“我会补偿你的,你或许可以住进lieutenant家里,毕竟汉克可能会需要一位家政仿生人。我会尽力,说服汉克的。”
——TBC——

我都爬墙很久了居然还被红心了。我愧对你们。(。💦💦💦💦

等我考完期末。我就给康娜酱做混剪。他真好看……

鹤归的大纲已经被我写好了。很短。而且结局BE。究竟是什么样的BE我还得想想

这一周我多看点对文笔有帮助的。希望鹤归二我能写的好一点……

华武.鹤归鹤

-新人党费.
-华山仔名为楚鹤字子卿
-武当仔名为顾萧字鹤归
-并非初遇。
——
金陵,说的好听是繁荣,说的难听便是嘈杂。

楚鹤整顿了自己的衣裳将佩剑收好,抬腿跨出了点香阁,说来也不知是孽缘还是如何,抬目便见到了那武当来的顾萧道长,楚鹤自小便和顾萧打交道那家伙在武当是出了名的严格,不止是严律于己,楚鹤偶尔跟着师兄师弟去一趟武当都能被他给说道半天,不过那道长生的倒也俊俏,一身的鹤舞,带着护目一眼便晓得是个患有眼疾的人。楚鹤见那顾萧冲自己微笑,便也抱拳回了礼道
“顾道长,可是看在下脸上有何脏污?”
那道长笑面不改,只是轻轻挥了挥佛尘道
“侠士打趣了,贫道只是好奇,是那家的姑娘吸引了楚少侠的眼睛?”
楚鹤走到了那顾道长身旁附耳道。
“武当叛徒,要知道,也就只有你们武当弟子,我才喜欢。”
顾萧听闻惊的轻咳了一声,起手拿着佛尘便轻挥将楚鹤赶远了些,但楚鹤也不难看出顾萧脸颊上的红晕,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请拍了拍顾萧的肩膀,一脸的打趣道。
“我见鹤归你一本正经的脸便想逗一逗,没想到居然还把你给逗的害了羞?”
顾萧赶紧收了自己的表情,拍开了那楚鹤的手后腿了一步道
“胡说。”
楚鹤见顾萧后退了一步便赶紧的移步上前,谁想楚鹤上一步顾萧就退一步,楚鹤也实属无奈便等了那顾萧无路可退之时一掌打在了顾萧身后结实的墙面上道。
“鹤归,我只是有一事想问一问,何必像那富家小姐见了小混混般躲着我呢?”
这种姿势还在鼓楼街不免的让顾萧觉得忒丢面了,今日武当下山的师兄弟来金陵的比往日多了许多,要是被下山的师兄师弟瞅见了,自己在武当估摸着也是不敢见人了,想到这儿顾萧试着推了推楚鹤,结果楚鹤这华山弟子也太不要脸了不退反近,几乎和顾萧是胸膛抵着胸膛了,顾萧微微一紧身子随即立马恢复了往日的严厉模样道
“荒唐,我何必要躲着你?你有何事要问我?说便是”
“我见鹤归你平日里很少下山,要寻你也是要走上几个时差来武当寻你,怎的今日下了山?又是怎的来了这红尘俗世遍地开花的金陵?”

“师弟们吵着要平江南匪患掌门不放心他们便他们前脚一走就让我跟着来了,下山时还见了朴师叔,师叔让我来见一见蔡师兄便就来了金陵。”
楚鹤听闻便放开了顾萧,自己虽是准备去那十二连环坞看看圣药的事情,但那地方好歹也是江南,便寻思这跟顾萧一道走走。
“啊?江南匪患?巧的很呐,我此次下山也是为了江南。不如一同去?而且鹤归恐怕初次去江南有我随行能省上好几日的路程”
顾萧知道这楚鹤没什么好心,但也晓得若是拒绝楚鹤便死缠烂打的而且自己的确对江南一带路线搞不清楚,为了省一桩麻烦事和省路程便应了下来。这俩刚刚准备启程,天就不近人情了,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楚鹤伸手出去探了探便对顾萧道。
“鹤归,今日我俩恐是走不来了,这雨不算大,但下起来地面就打滑,骑马行人都容易摔。况且时辰不早了,今日不如去雁来客栈歇息一晚,明日再走。”
“可是,我本就比那些师兄弟晚启程这样一来恐怕要耽误了。”
“放宽心,我路熟,准保你三日就到江南。”
“如此,依你便是。只是我下山走的急未曾带伞。”
这话一落顾萧便听见了油纸伞被撑开的声音,楚鹤伸了手拉过了那顾萧,轻轻带力的拉着那顾萧朝着自己跟前走,一边拉着顾萧还一边碎碎念这让他当心脚下。
“鹤归啊,我想寻个方子来医好你的眼疾。”
楚鹤撑着伞看向了身旁一摸护目的顾萧。
“别说胡话了,我这眼疾自小便有,父母带着我寻便名医也不见得有人治好才将我遗弃”
顾萧轻微的笑意也不晓得是甜还是苦,但收在楚鹤眼里便也坚定了他要医好这顾萧的眼疾。
“鹤归,天下这般大,我定能寻来,且我言出必行,绝不失约。”
这种傻事估计也就只有这华山傻子会做了,但这楚鹤平日里倒是对自己撒泼打滚的今日突然认真起来了,想至此处顾萧便笑了出来道。
“你今日怎的认真了?”
“只是见你行路不便加上我也是闲的慌便想寻一事来做。”
谈话间这俩就到了雁来客栈,楚鹤倒也不穷在华山也算富得流油的便开口要了两间天字号 的房间,这店小二带他俩去房间的时候楚鹤觉得顾萧走的也忒慢了索性就背着顾萧上了楼来了房门前才给顾萧放下,顾萧赶紧挥了挥佛尘面色说不上是害羞还是怎的说道。
“你这人,二话不说就给我背着走若是让师兄们看见岂不要耻笑于我?”
楚鹤闻言便笑道。
“这便是我执意想医好你眼疾的缘由,芳菲林的桃花极其好看可鹤归却不能看,点香阁的姑娘一个个美貌如花的鹤归你也见不着,走个香阶你也要摸摸索索的。”
顾萧轻啧了一声推了房门道。
“我就是眼睛好了也不会去点香阁看姑娘的。我想先休息了。”
顾萧话音一落便跨进了房门还上了门栓。
“唉等等,我还…”
楚鹤抬腿准备和顾萧一道这腿还没抬门就锁了。也只好是嘟囔了一句不近人情便也进了自己的房间。
————————
感谢一波看到这儿的看官们。
真的非常感谢躺尸这么久了是时候炸了。
小号只是存着。大号用来发吧。
顺便我苍茫云海140的菜鸡华山了解一下吗?
没有武当牵我吗!
没有待会来问。

华暗.《暗无生》[一]

“暗香的!回神!!小心——”
时无声不能眼见着那雪怪一抓子拍在那刚刚走神的暗香身上,便一记轻功上前一把抱住了那暗香男弟子闪向了远离战场的地方。
“暗香的?你刚刚发什么呆呢?”
见那暗香似乎是完全脱力一样靠在时无声身上,他抬手晃了晃那暗香弟子,在探了探人中,好在只是晕了过去,时无声叹了口气大概看了看那暗香周身没有伤口。
[这暗香……的腰,好细啊]
“时无声!你是准备让我和这云梦姑娘打着雪怪吗!”
“来了!!”
大概是团队里的武当小道长在催促自己快些回去,时无声将自己的萧留在那暗香的身旁,长萧上刻着一字“等”,便御剑回了战场 。待时无声在此回来之时,那暗香弟子正拿着他的萧在那风雪里冻的发抖,时无声以手抵住了剑鞘欲出剑时。
“暗香的,可是红榜而来??”
“只是觉得,救一个未曾知晓姓名的人有点可笑。”
“哈?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我曾经在誓剑石许过诺言,定不让身边的人受一点伤,我只是在履行承诺罢了,若是下次在见即使是在红榜,我也定会保全暗香小哥的。”
时无声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正经样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句一句朝着那暗香心里钻。暗香将手中的长萧扔了回去,道。
“你这种说法我不能接受,拿人钱财就得替人消灾,这次救命……喂?”
暗香听见了是有什么东西栽进雪里的声音,便侧身看了过去只见时无声面朝雪地的倒栽积雪里,腰腹部的位置还有血液渗出,便立马跑了过去,因为自己是接暗影而活,身上自然是不会少了金疮药。暗香撕开了那人腰腹部的衣物,伤口很深但未伤到筋骨,便将身上的金疮药细数用了上去。暗香自诩是手头性命无数,救这华山也纯粹是报答那人救命之恩。
“华山穷鬼怎么这么壮实……背都背不动,太沉。”
嘴里这么念叨着一边把那时无声朝着前方不远处的破庙里挪,大概是走了没一会,暗香抬腿就踹开了破庙大门,将时无声甩进了干草堆里,为了防止伤口感染还用了自己的围巾将那人的伤口处裹好
“欠你的,还清了。”
暗香刚刚想跨出破庙,却听见了后山传来的狼嚎声又看了看天色已晚,微微揉了揉眉间,扭头看向了时无声,便收回了腿,在破庙里四处寻起来干柴燃火,篝火是燃起来了,暗香便也是把萧给安插回了时无声的腰间。
“为什么要保全他人呢?真的是个搞不懂的华山。”
说完便打了个喷嚏,这时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看见了一床被褥半成新,便拿来盖在了时无声身上,自己也跟着缩了进去,躺坐在时无声边上,偶然一眼扫在了那华山仔的脸上,有点英气,眉眼也透露着善意,嘴角也是自然上翘带着笑意,一点都不像自己,暗香想到此处便也觉得眼皮子打架了。
“恩……师姐?”
时无声闻到了一股十分像自己师姐用的香味,微微挣眼却发现眼前场景十分陌生,而且感觉自己左手手臂上有重物压的自己生麻,便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便看见那暗香弟子躺在自己身边,虽然有一秒的惊讶,但是那暗香长的忒好看了吧,如若没去哪暗香恐怕多少姑娘要栽他手里了吧,时无声想到此处时腰腹部传来了一阵刺痛,拉开被褥一看自己腰间裹着那人的围巾,还有一点血腥味。寻思着可能是昨天打野怪时不注意,时无声蹑手蹑脚的从被褥里出来给暗香盖好了被褥,自己轻轻的关上了门,出门寻了些食材。
等暗香睡醒之时已然是正午,暗香醒了却为发现时无声,但是自己的围巾也没有发现在这儿。
“我就知道不该救这个华山仔!居然拿了我的围巾!”a
暗香一脚踹开了破庙的门走过了前院就看见那华山仔居然手里拿着一只死掉的兔子朝着自己走来,见着自己后居然还跑了起来。
“暗香小哥!!!”
时无声笑着朝着那人打了个招呼,一路小跑的回了破庙,熟练的架起了烤架和火堆。
“暗香小哥,怎么称呼?”
时无声转这烤架,眼神却时不时的看向那暗香。
“在问别人姓甚名谁之前不该先自报家门吗?”
“哈哈哈哈,忘记了,忘记了。在下时无声!便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暗恨生,别有忧愁暗恨生。”
“好巧唉!诺,好了!”
时无声撕开了那烤熟的兔子递给那人,暗恨生也是接过了吹了吹咬上一口。
“哦?好好吃——”
“那可不是吹!我的厨艺华山可找不出几个比我好的。”
“那你去做厨子啊当什么义士。”
“以前坐过但是吧……没多久。”
时无声吃了自己手里的吃食后拍了拍自己的腿起身道。
“我送你回暗香吧,暗影行当仇家多,多一个人说不定他们就不敢动手了呢?”

很久没回来了。打算成为一名低俗小说写手。

道姑朋友这歌我听出了一股浓浓的华武味。
这几句歌词是觉得最浓的。
感觉分分钟脑一个双暗文

【华武】一个写着玩的

幼年武当和成年华山
写着玩的。
没写多少。

——————————————————————————————
大雪纷飞的华山,在飞雪里站着一个小身影,冻的瑟瑟发抖,脸上写着“我很凶!超凶!”的表情,恶狠狠的等着面前这个蹲着都比他高一个脑袋的华山弟子。

“小道长,可是冻坏了?啊?”
华山看那小道长冻的鼻子通红流着鼻涕还恶狠狠的盯着他的表情不由得发笑。

“不用你管,先还钱!”
武当那小孩跟他那几个师兄一个模样,但是就是让华山的讨厌不起来。

“行行行,小道长,我今儿就把钱给你,不过你得跟我回去取”
华山也是怕把这小武当给冻出什么事,便得到拿小道长的默许牵着他的手回了华山。

——————————————————————————————
我是真的觉得武当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